咕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意味不明的慘叫聲)

因為週一沒課...當然就窩在家裡面念書。
連續三天下來...
讀人類學史的原文課本...
然後看老師洩的題...
把答案和文章摘要寫寫寫寫下來...
寫完三題...
已經進行了十五或十六個小時的工作了(倒地)
手好累|||(口吐白沫)
這種東西果然念多了很想吐|||

----

這讓我想到...
上學期...外婆去逝的那一天我也是窩在家裡一直在準備第二天的考試|||
連去醫院見外婆最後一面都沒有做到Q^Q
到底是在搞什麼...不懂...
但是那時候真的是怎麼寫都寫不完(因為...上學期課比較多)
那時候的實感又超薄弱...
"什麼!?你們在說什麼...我不懂...上週我還和外婆一起吃了飯啊@D@"
這種感覺。
結果...現在想起來...
那到底是什麼...我不懂。

----

明天要考日文...所以往上先把人類學史丟一邊(手一推)
我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要和日文好好相處。
一次把文法念太多掉...就會發現...平常看起來很清楚的東西...
會混亂掉@D@
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R]
by bc_momosakura | 2005-06-20 16:51 | 雜言記事 | Comments(0)

B.C. 水瓶座AB型的書蟲。 Taipei, Taiwan


by bc_momosak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