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棄公主5 流浪狗少女的夢幻曲

d0038547_22495738.jpg廢棄公主5 流浪狗少女的夢幻曲
スクラップド.プリンセス 捨て犬少女の夜想曲

by 榊 一郎
illustrations by 安曇雲伸
translated by 常純敏
published by 奇幻基地
published at 2006 /07/02

不明白的話就必須提問,假使對方不明白,就必須努力說服對方。因為對方是『他人』。『他人』,跟自己不同的某人......儘管如此,依然是自己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對這種事怠慢,並不是信賴,而是單純的依賴。



這次的主軸放在卡蘇魯一家人上面,其他角色大多是串場性質,無論是大叔(對~偽廢棄公主那次登場的大叔......什麼!?他是大哥!?)、克里斯、男爵夫人與路克大叔(又開始亂叫人家大叔了).....大家都有露面,佔了一些文字空間,留下一些對後序發展有點題作用的對話,那些應該都是伏筆吧(我有點擔心後來我會忘記......然後狂翻書找|||)。

不過這次的主軸果然是「家人」!
在一個下雨的秋日,夏儂與一名少女相遇了。少女一身破爛,在雨中站立著,然後她跟著夏儂來到卡蘇魯一家躲雨的廢棄房屋之中。少女似乎叫詩音(不太確定),有著和拉蔻爾與夏儂一般的黑色長髮,當少女和其他兩人相處得愈來愈好時,帕希菲卡開始感到不安──比起金髮碧眼的帕希菲卡,詩音的外表和兄姊兩人更像親人,那根小小的刺不停地刺痛著帕希菲卡的神經。
有些事情雖然明白,但仍然會感到不安。
即使明白哥哥、姊姊為了守護自己究竟做了多少,帕希菲卡比任何人都要來得明白。但是,眼前那和樂的景象然後讓她不自覺地感到不安。在她感到不安時,曾經出現幫助過她們的神秘少女再次現身於帕希菲卡面前,告訴她說詩音是個危險,要求她去殺了詩音。因為這個指示帕希菲卡和夏儂發生了爭吵.....

究竟,家人是什麼呢?]
即使是「家人」,從自己出生起就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一切,但是「他人」就是「他人」,他們讀不出自己的想法、也不會知道自己的腦袋中現在正在轉著什麼念頭。有些事必須要「說出來」,不說出來對方無法瞭解,不去提問的話就無法明瞭對方真正的想法。家人也好、朋友也罷,無論說出來的事物是否會被扭曲,但是有些事必須面對面去告訴對方、去詢問對方。害怕的話......什麼事都無法傳達......
雖然有些時候羈絆不是可以用「物質」來確認的,但是有些時候,「禮物」仍然能夠連繫起什麼。夏儂為了帕希菲卡挑選和好的禮物,這個橋段真的非常可愛。或許,那副耳環中包含的祈願正呼應了夏儂的期望吧。
但是,最後的結局......詩音是名為夕紫的制序守護者,會呈現詩音的狀態是因為解壓縮不完全(感覺上......這個世界很多概念都可以和電腦的概念相呼應)。在恢復成夕紫的情況下,她腦中與夏儂等人相處的記憶已不復存在。唯一留下的紀念,是帕希菲卡分給她的一隻耳環──帕希菲卡和夕紫耳上各有一個單個的耳環,那是「約定」。

「奇蹟」只要一個就夠了......

其實,想要改變的事情有很多很多,改變不了的事情也有很多很多,只是在內心深處仍然期望著奇蹟。不過,對夏儂、對拉蔻兒而言,只要一個就夠了,只要一個就夠了......
被期待著這個奇蹟,其中也包含著切不斷的羈絆在吧......
而在帕希菲卡的心中,又多了一個小小的願望......
[PR]
by bc_momosakura | 2006-08-13 21:51 | 讀書筆記LN | Comments(0)

B.C. 水瓶座AB型的書蟲。 Taipei, Taiwan


by bc_momosak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