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勾玉

d0038547_21274074.jpg空色勾玉そらいろまがたま
臺灣版(奇幻基地,預定11/12出版)

written by 荻原規子
illustrations by 佐竹美保

published by 徳間書店(2005/09/21)

這套書是在去年十月多前往日本遊玩的時候,在大阪的紀伊國書店購買然後帶回來的。會帶這一套「勾玉系列」回來,事情要追尋到荻原規子的另外一套《西の善き魔女》上面,其實我本來只打算帶一套西方善魔女回來的,可是剛好在書店看到德間書店的新書區架子上,擺著三本封面很漂亮的書,仔細一看原來是佐竹封面版本的勾玉系列(空色勾玉和白鳥異傳上下),可以說對那個封面一見鍾情吧。雖然第一天只摸了八本西方回旅館,後來實在忍不住,第二天遊歷大阪的時候......又繞回紀伊國把它帶回家了(笑)
和《西の善き魔女》的背景截然不同,《空色》系列架構於日本神話之上,每一章開頭都以和歌作為象徵。仔細讀起來和西方的味道完全不同,但是它有它的好看之處。總覺得,荻原筆下的堅強女孩們都非常地棒,特別是她們能夠抬頭挺胸選擇她們所愛的心情,真的很值得讓人喝采。

我個人其實相當喜歡這種架構在神話之上的故事,神與人之間的糾葛,與人對神的心情等等。這本書的時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人與神之子還共同生活在大地之上時的故事。
其其中一開始,提到的光輝大御神與闇御津波大神的故事,男神與女神一起建立了豐葦原,而後女神在生產火神的時候遭到燒死,男神追至黃泉,卻無視於妻子警告而見到了女神被燒毀的容貌,於是男神離棄了女神,女神成為了黃泉大神。
可以參考關於日本的創世神話中的イザナギイザナミ的故事,再佐以天照大神月讀神須佐之男命的誕生神話,再和本作加以對照,會有有趣的發現唷。基本上,這方面可以當作參考資料,即使不熟悉日本神話,我相信這套作品念起來應該也會趣味十足(像我就是)。

接下來是心得感想,因為很喜歡......不知不覺變成說故事了(苦笑)所以請耐心地......看我一面說故事、一面講感想吧!



一開頭是夢,是狹也的夢。
在夢中,狹也一直是六歲的孩童。剛開始是類似戰爭的景象,然後鏡頭一轉,狹也來到一個類似宮殿的地方,她走呀走的……然後見到一名穿著巫女服飾的人坐在那裡,黑色的長髮美麗的身影,但是卻有一種可怕的感覺──巫女身下沒有影子。狹也在內心吶喊,「不要回過頭來」,內心感覺得到看到巫女的臉是禁忌,不能看。「請不要回過頭,會被鬼吃掉!」然後巫女回過頭來,和狹也四目交接……狹也醒了過來。
作著這種夢的狹也,其實是個普通的女孩,就像其他女孩一樣。比較不一樣的是,她是被收養的孤兒,所以她除了活潑開朗的元氣少女的一面之外,其實狹也是個很會察言觀色、擁有不同表情的孩子。狹也無疑是個好孩子,即使在同儕面前是個孩子王,但是在長輩面前就會變成乖寶寶,但是基本上她的本性是光亮的。同時,她也像其他少女一樣非常嚮往光輝大御神的兩個御子日照王與月代王,不……或許她比其他人更加地嚮往著光輝大御神的兩御子,就像是永遠不自覺地被光吸引的蛾一樣。
但是命運向狹也襲來,前來祭典表演的樂人竟然是闇之氏族(土蜘蛛),他們向狹也表示她是他們的公主(姬)──水之少女(水の乙女)的轉世。而後,狹也卻意外邂逅了光輝大神之子的月代王。月代王對狹也深深著迷,決定將她帶回輝之宮(輝の宮)。對於普通人而言這簡直是天大的榮幸,平常,在宮中侍奉兩位御子的可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女性啊。但是……狹也卻有個隱憂……她是水之少女的轉世,是與兩位御子是對立的闇之氏族。

從開頭到入宮部分,可以看出狹也的轉變。
剛開始的狹也就像所有人一樣,相信著大家所口耳相傳的事實。所以,當她知道自己是闇之氏族的公主水之少女的時候,可以想像得到她究竟受到多大的衝擊。「自己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個人」就算了,竟然還是大家所視為邪惡(這樣講不知夠不夠正確)的闇之氏族的一人。因此被月代王選中的時候,她內心抱持的是歡喜,並且深信自己能夠拋棄黑暗專心於侍奉光輝神之子的月代王。
但是當生性活潑自由的她,被迫學習著大量宮庭禮儀,還要面對一些莫名其妙的勾心鬥角。而當初來尋找她的闇之氏族之一的鳥彥混入宮中擔任她的侍童可說是一大轉折,不單單是他對狹也的態度,更因為他會作一些點醒她的動作。鳥彥告訴狹也,她狀況愈來愈糟是因為她是水之少女,水之少女是與土地而生的,一直待在宮殿中沒有接觸大地的她,當然會每下愈況。
而日照王對狹也的態度無疑也是敵對的,對她而言,所有的闇之氏族都是應該被消滅的,而不能讓他們苟偷生,並對總是迷戀著水之少女(前代狹由良也是被月代王帶回輝之宮)的行為嗤之以鼻。但是,困惑的狹也卻發現月代王其實是看著日照王的……面對月代王執意立自己為妃,狹也以為自己能夠依月代的愛而生,但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嗎?
讓她下定決心離開,是因為宮中的大祓的儀式,一直以為那個儀式中流放的穢只是形式上而已,卻沒想到真的會死人……而且被選上的鳥彥!如果能夠平安渡過這個儀式,狹也或許就會沒事,但是她的心不允許她眼睜睜地看著鳥彥死去。於是,狹也開始奔走尋找著鳥彥,並且拯救他。誤打誤撞之下,她遇到了被捆綁在神殿中的稚羽矢,作為鎮住「大蛇の剣」的守劍巫女,稚羽矢被日照王囚禁在這裡(至於他會被綁的原因,是因為稚羽矢會在夢境中化進入其他動物之中,他與狹也初識其實是在輝宮中的池子,那時他是鯉魚的樣子)。最後,狹也聽從鳥彥的話,帶著大蛇の剣,同時也帶著稚羽矢離開了宮殿。

同時,這一段我認為很重要的角色,無疑地,是鳥彥(尞彅崘噌剱。身為闇之氏族的少年,卻大膽地混入了輝之宮殿中,在狹也悠閒地擔任侍童的工作著,並思考如何竊取大蛇之劍回到闇之氏族。最後,肉體被燒為灰燼,藉由稚羽矢的幫助,讓魂魄寄宿於烏鴉的身上。這名少年,雖然遇到了任誰都會悲歎的境遇,但是他從未顯示出他有一絲一毫的後悔,無論是被選為犧牲品的時候,或者是成為鳥的時候。這應該也算是一種堅強吧,其實也是一種耀眼的光輝。
在這裡,必須要提一下,光輝大御神的氏族是不老不死的,也就是說他們是「永生」的;而和他們敵對的闇之氏族,則是信仰闇之大御神的一族,他們死後會回歸闇之女神的懷抱,然後再次轉生。一個是永生不死,一個雖然會死但是總會再次回到地上,這就是兩者間的不同。但是,再會死的闇之氏族中,反而可以看到很多「閃閃發光」的角色,總而言之,就是非常耀眼。他們有著堅強的心智,以及溫柔的性格,那種可以包容一切的感覺,會讓人感動不已。反而,輝之一族中,看不太到這方面的特性,也有可能因為他們不是主角身邊的人物,因此就沒有凸顯出這個部份的特色。

和狹也一起離開輝之宮殿的稚羽矢,和闇之氏族一同行動。長年被關在神殿之中的他,對於世事可以說是全然不知,又常常恍神附身到別的動物身上。這樣特殊的性格,以及輝之御子的身分,待在闇之氏族裡面,仍然會受到猜忌。唯一和他比較能有正常互動的,大概也只有狹也了吧。
後來,在戰事中,狹也和稚羽矢再次意外地招出了大蛇。狹也終於明白,原來在每處的神社中所供奉的鏡子之中,原來封存的是土地神,所以闇之氏族每攻打一個地方,就會毀壞神社和鏡子,以解放當地的土地神。而稚羽矢招來大蛇,斬殺了土地神,事實上正是闇之氏族害怕的能力。
在戰場上遇到了名為「明星」的馬,稚羽矢和牠形影不離。並且因為與牠心意相通,而失去了寄宿其他生物體內的力量,不過稚羽矢甘之如飴。但是在戰場之中,受了致命傷卻不死的稚羽矢,以及後來因為明星死去而失控的力量,終於使其他闇之氏族(除了巫女狹也身邊的幾位王,和鳥彥之外,其他人並不知道稚羽矢的真實身分)察覺到他是光輝大御神的御子。於是,稚羽矢被囚禁了起來。後來更因為照日王大膽地改變外貌混進了闇軍,挑撥離間之下,稚羽矢帶著大蛇之劍離開了闇之氏族……

在這裡,第一個一定要提到稚羽矢的天然呆(笑)因為長久以來都生活在神殿裡面,稚羽矢可以說是完全不知世事。加上天生體質,他很容易夢遊到其他動物體內,而該動物的靈魂就會晃到他體內,可以想像總是造成大騷動,也常常讓狹也困擾不已。但是,這樣的他,也會有困擾。
當聽到狹也表示,想要借取他的力量,以守護這個會生會死的世界(豐葦原)時,稚羽矢的回答都是「如果狹也這樣說的話」,或多或少也顯示出稚羽矢內心中狹也的重量,而狹也在聽到稚羽矢表示「大蛇不在劍裡了,他和我合而為一」之時,狹也並沒有捨棄稚羽矢,她相信稚羽矢。
但在闇之氏族的敵視之下,稚羽矢仍被囚禁了,但他表現出的是「認命」的態度。直到狹也身邊的侍女奈津女被日照王追殺至他的牢籠前,稚羽矢想要伸出援手,但卻失敗了,而闇之氏族的人認為是他做的好事,他最後被傷害,甚至被狹也質疑,稚羽矢化身為大蛇。為了鎮住大蛇,教導稚羽矢劍術的伊吹王犧牲了生命,而稚羽矢的身影從闇之氏族中消失了。
對於闇而言,輝之御子畢竟是可怕之物,經由一些煽動就很自然地懷疑、想要毀滅稚羽矢。或許對於稚羽矢而言,他並不在意,但是當狹也也無法相信他、而所有人都想毀滅他的時候,安靜而有點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的稚羽矢仍然失控了。

失去了稚羽矢,狹也下定決心要去尋找他。
當科戶王(被發好人卡的王)投出他認為狹也簡直就像追尋戀人而出的少女時,岩姬(雖說是姬,但是類似闇之氏族中長老般的人物,是位老太太)說的話講述了巫女與神子的關係,她點出狹也身為鎮劍的巫女(水之少女),既然是巫女、卻無侍奉的神,巫女既是人、同時也是神的新娘,而狹也所尋找的應該就是稚羽矢。因為劍的關係,他們兩人成為兩極一對的存在。
──神未得巫女無法成神,而巫女未得神亦無法成巫女。
找到了稚羽矢的狹也,和稚羽矢長談。稚羽矢不懂的事情很多(像是道歉之類的他完全不明白那究竟是什麼),但是他瞭解這個有生有死的世界,更因為他開始接觸外界,吃著外界的食物,他開始成長,而本來輝神之子是不應該有所改變的。這似乎也在暗示著,稚羽矢是個新的神,和他的兄姊截然不同的神,呼應了他是預言中會殺害光輝大人的神子。
已經覺醒的稚羽矢,開始思考著自己存在的意義。究竟是要成為弒父之子?或是反被父弒?他思考著自己未來的路途。而狹也只知道,她只能依自己的心意回答,「如果一定選擇一方的話,我不要你被殺。與其那樣,我希望你去殺了光輝大御神。」面對著狹也的答案,稚羽矢微笑了。而狹也面對下定決心持劍而戰的稚羽矢,明白了自己在尋找的人是稚羽矢──知曉要去哀悼人,也知道互相殘殺會留下憎恨的稚羽矢,而非不知人情的月代王。

兩人回歸了戰場,但狹也被月代王擄走。
稚羽矢與科戶王等人決定潛入救回狹也。同時,日照王決定讓狹也成為光輝大御神降臨的祭品。鳥彥從狹也手中將勾玉轉交給稚羽矢。一切朝著命運之日前進……
稚羽矢偽裝成獻舞的女官潛入了宮殿,當他終於持劍找尋到狹也處時,狹也已經被照日王奪去了性命。
「我絕對不原諒妳。」
能夠讓稚羽矢說出這種話,在這個世上大概也只有狹也了。即使奪回了狹也,但是逝去了生命再也喚不回來了。稚羽矢卻決定要前王死亡的國度,將心愛的狹也帶回來……藉著勾玉的聯繫與岩姬犧牲性命代替狹也,稚羽矢帶回了狹也。
降臨於塵世的光輝大御神,內心依舊期望著闇之女神,但稚羽矢無法喚回女神。但女神藉著狹也與光輝神對話,終於放開心胸的光輝大御神,問了三個神子的期望。日照與月代王都希望能夠待在父神身邊,但稚羽矢卻祈求了「死亡」,他想和豐葦原的大家一起生活、一起年老、一起回歸死之女神的懷抱。
最終能夠和狹也一起活下去,是稚羽矢的願望。

我一直覺得,荻原的作品中,女孩子堅強得讓人眼睛一樣。能夠說出「認為我和ルーン相戀是錯誤的世界才是錯誤的!」的フィリエル,或是能夠說出「如果一定選擇一方的話,我不要你被殺。與其那樣,我希望你去殺了光輝大御神。」的狹也,她們堅定地相信著自己的心意,也決心相信所愛之人的信心,燦爛得讓人難以置信。
總是被追著的男主角們(笑),也都有著他們決心可愛的地方。無論是在確認フィリエル心意之後變得獨佔慾厚重的ルーン(知道嗎?這次被我吻了之後,不能再被其他人吻喔。→講出這種話……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人喔),或是能夠在黃泉決心說出「不能帶著狹也走我就不回去」的稚羽矢,都死心塌地讓人喜愛。

最後的最後,天然呆的稚羽矢意外地有了壞心眼(笑)
在父神消失之後,對著低頭不敢看光輝大御神(我想看了會瞎掉吧XD)狹也說,「哥哥他……最後仍然看著狹也呢。」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呢?」狹也不自覺地大聲了起來。
面對著狹也的抱怨,稚羽矢卻是笑答,「我不想說嘛。」
這種事情真的是甜死人不償命啊(毆)

但是,雖然覺得他最後有點長進啦……
卻在狹也笑咪咪地說,「婚禮(祝言)的時候要請我的雙親來。」時,稚羽矢笑了,卻問,「對了,因為是第一次聽到……婚禮是什麼?」,真是令人絕倒。
不過這樣的兩人,一定能夠變得幸福吧。
命運、註定……或許這樣說都可以,但是斬斷一切迷惘,開拓出自己的未來,做出選擇的,是稚羽矢和狹也的心。
[PR]
Commented by 蘭子 at 2006-11-04 15:16 x
難道西方善魔女也被奇幻基地拿走了....?
Commented by bc_momosakura at 2006-11-04 17:19
臺灣的確有出版社代理一位作者的一個作品之後,接連代理其他作品的習慣。
但是西方是中公文庫的,勾玉系列是德間的,兩個出版社不同~(通常如果是同一個出版社就很有可能被一次代光XD)
所以我也不知道結果奇幻基地有沒有代理西方。
所以蘭子樣的問題是無解XDD(奔逃)
我現在正用力地祈禱勾玉是佐竹封面~
如果有西方的話我就不知道該祈禱是誰的好了XD
(桃川!?佐竹!?我的天!!好啦~我家是佐竹七本桃川一本=w=)
Commented by 蘭子 at 2006-11-05 14:42 x
那B.C.桑會去弄奇幻基地的版本來看嗎?
因為我至今沒敗過基地的書,需要一點試用報告..... ^^b
Commented by bc_momosakura at 2006-11-05 20:49
蘭子樣,
基本上我會入手《空色勾玉》看看~
根據廢棄公主的經驗~
奇幻基地的翻譯的品質還ok,
至少句子都很通順。
問題是這部我沒看過日文版~
所以沒有對照過。
空色的話我會認真看一下和歌的翻譯和內容作確認v
到時候會記得報告一下的~*^^*/
Commented by 蘭子 at 2006-11-06 23:20 x
感謝~~(心)
Commented by Misoka at 2006-11-07 12:40 x
B.C.醬...
在PTT童書版看到的消息是,基地的"空勾"封面是請德珍畫的
我想我去日本的時候,也去敗佐竹版的回來好了
(單純地就是想收集封面這樣*毆*)
另外...原來譯者是銀色快手,這點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Commented by bc_momosakura at 2006-11-07 23:09
to Misoka~

我...看...到...了...德珍版的封面。
是在奇幻基地新出的《幻獸少年7》的書腰後面。
我本來以為會是言情小說式的大頭(請容我如此形容),
看小圖是大片的景加上小小的人(全身),
可是因為圖太小了......兩個人身上穿的衣飾看不太清楚......
感覺比較偏向中國古裝人=x=|||
但是用色構圖還不錯。
此外.......我看到的啊~銀色快手是推薦,
翻譯記得是別人說(思)
以上是今日逛書店的報告=w=/
Commented by Misoka at 2006-11-07 23:43 x
講到德珍...其實我也會想到大頭(噗)
但不管怎樣~佐竹的封面是王道啊vv
咦?翻譯是別人嗎?果然不該人云亦云的...
總之再過幾天就能親眼看到書了~真是既期待又害怕啊@@
by bc_momosakura | 2006-11-04 20:12 | 讀書筆記F | Comments(8)

B.C. 水瓶座AB型的書蟲。 Taipei, Taiwan


by bc_momosak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