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棄公主07 路過的搖籃曲

d0038547_2230598.jpg廢棄公主7:過路的搖籃曲
通りすがりの子守歌―スクラップド・プリンセス〈7〉

by 榊 一郎
illustrations by 安曇雲伸
translated by 常純敏
published by 尖端 at 2006/09/21

死亡一切就結束,消失,磨滅,就連這裡曾有一個人類存在的事實,終將被世人遺忘。......自己確實存在此處的證據消失,只剩虛無。他對此感到恐懼。感到無法忍耐的恐懼。



這次故事的主軸有兩條,一條是撿到一個女嬰的卡蘇魯家族努力與嬰兒奮戰、並且迎戰想要女嬰性命的殺手的故事(簡化版是這樣);另外一條則是克里斯的路線,執拗之矢開始集結行動,暗示著王都將會有所改變。

小說版的王子真的比起動畫版來得有血有肉多了,得知克里斯在調查廢棄公主的事情,佛爾西斯王子大方地提供了自己的特權給克里斯使用。這兩個人......意外地投合啊(笑)
我們是一樣的人......只是性別不同,因此說不定.......要是命運稍有偏差,被父親大人所殺的......『被拋棄』的說不定是我......
在佛爾西斯的內心中藏著這一個小小的「說不定」,應該一起出生、一起玩樂的雙生妹妹,只因為她是神諭中的「毀滅世界之毒」就被父親輕易地「捨棄」了,反之自己也是一樣,只要是站在那個立場的孩子......父親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捨棄自己,對......自己也是。
所以,即使他人都想讓公主有如未曾存在過一樣......佛爾西斯也想要記住妹妹。
就算大家都想忘掉她,不,正因為如此......至少身為她半身的我,應該有記住她的義務。
而身為特務戰技兵的少年能夠理解第一王子的這種心情,那是另外一種悲傷。從小在激烈的競爭中活下來,不是自己死就是他人死,一路踩著無數的屍體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只為了不要成為無名的墓碑下的死者。
因此克里斯記得,他記得在那些同類相殘的求生過程中,不斷消失的同學臉孔,對踏著他們生命存活的自己而言,他認為那是一種責任。
「記住」,將逝去的一切刻印在自己的胸口之中,那是身為生者的自己的責任,也是存活著的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無論是在那個充滿戰亂與不安的遙遠世界,或是我現在所在的安逸詳和世界,這都是生者唯一能做的事情──記憶。

「守護」一個陌生的孩子,需要「理由」嗎?
這是帕希菲卡、夏儂與拉蔻兒所面臨的問題。面對垂死的母親所交付的這個嬰孩,和怎麼看都是壞人傭兵雙人組(笑......大叔對不起XDD),其實選擇很明顯了。
那或許是「偽善」、也或許是「天真」,但是當手中抱著這個珍貴的小生命時,要作出什麼選擇其實已經很明白了,只有「守護」了!不需要「理由」。
而這個孩子的狀況,又巧妙地呼應了帕希菲卡的身世。她也曾經是卡蘇魯家的闖入者,這樣一個小小的嬰孩、連保護自己都做不到的小小孩,卻也這麼努力地活著。從一開始的討厭、到現在這麼親膩的親情,就算在旁人看來是「辦家家酒」,但其實這已經比任何事物都重要。因此,帕希菲卡想對這個小小孩做一樣的事──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她努力地給這孩子「愛情」。

當然這一集也有可愛的傭兵大叔們,怎麼形容......最近的殺手和傭兵都變成可愛的人了。比起來最後大魔王果然是變態得可以。
在途中遇到的黑髮年輕母親,以及可愛嬰兒有著驚人的真實身份。
最後是克里斯......同時收到千金大小姐與薇妮雅的信的他......信件內容再次被抄到傳閱板上面被傳了出去了嘎哈哈哈哈哈(笑到拍桌子)這種時候......真是令人難以想像他所在的是個生死一線之間的特務戰技兵部隊啊(爆)

「向來只為破壞與殺伐而存在的你們,這可是第一件的『保護』工作喔。」
當男爵夫人說出這句話的同時......總有種有什麼被打破的感覺......
只為了『殺戮』而存在的少年與少女們,這次將要為了『守護』什麼而賭上性命。總覺得是既溫柔又悲傷的一句話......
夫人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呢......這也是個謎啊(笑)
[PR]
by bc_momosakura | 2006-09-26 22:08 | 讀書筆記LN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