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江戶曆/本所深川詭怪傳說/最初物語

d0038547_10395980.jpg

幻色江戶曆本所深川詭怪傳說最初物語
作者:宮部美幸
出版:獨步文化

這次新拿到手的三本宮部美幸,都是時代小說系統的。分別是短篇小說集的《幻色江戶曆》,以及茂七系列的兩本《本所深川詭怪傳說》、《最初物語》。和宮部的推理小說不太一樣的地方,是雖然也有事件(怪奇或是凶殺),但是重點不是在「推理」之上,而是在描述「人情」。當事者對該事件的反應,身邊的人對該事件的看法......等等,加上江戶風物的點綴,看起來是另外一種風味。其實滿有意思的,看著自己習慣的宮部敘事法述說出另外一種風情的故事。我也很喜歡那種遙遠時代的感覺,那個時代的人如果不是生在富貴人家,就要拚了命地努力工作才能活下去,而這些人之中有心滿意足努力生活的、也有心懷怨恨的人,從這些人的生活與日常中交織而成的故事,能夠讓人覺得對那個時代有所瞭解、想要進一步瞭解那個時代、想要繼續看這個時代的故事,這也是一種「好看」吧。



這三本的特色都是短篇為主,《幻色》是短篇集,茂七系列第一本也算是短篇集(不過每篇中有個共通的角色捕頭茂七),第二本在短篇故事中則是有隱藏的相關線索。
《幻色江戶曆》以物件作為「章名」,藉由人與物之間的互動勾勒出當時的風物人情。其中讓人印象相當深刻的是第二篇〈紅珠子〉,在幕府下了「取締奢侈」的禁令之下,帶著病弱妻子的飾品師傅佐吉過著困苦的生活,一天來了一位年老的武士偷偷請他製作高價的簪子,並附上紅珊瑚珠子,希望佐吉能在上面刻上他們的家徽,作為女兒嫁妝。佐吉製作完之後,深深感到這支簪子是傑作,因此在簪子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老人也不反對,開心地拿著簪子回去了。到這裡都可喜可賀,但是有後話,沒多久發生了一件事,一位女子身穿白色和服親手殺了害她父親揹賄賂黑鍋的仇家報仇,那仇家似乎是當權者一派的,而她的頭上......插了一支鑲了紅色珊瑚珠子的髮簪,珠子上還刻了她家的家徽。雖然故事沒描述到佐吉之後的遭遇,但是可以想見他被抓走了,或許就此在牢中不知所終......發現真相的佐吉,並沒有對老人的風骨感到感動,而是發出了憤怒的叫喊,的確......報仇或許很重要,但是對佐吉而言他只是想活下去、想和美代一起好好生活下去,老人當初是可以阻止他刻下名字的,但老人卻什麼都沒說。那是老人的大義、武士的大義,並非佐吉的大義,但是最後佐吉卻為了這個大義而賠上了生命,而佐吉的身後並沒有人能幫他報這個大仇......雖然是短短的篇幅,卻可以感覺到佐吉從接到了意外的好工作的欣喜,到最後的絕望。一切都是如此鮮明地敲打著讀者的腦細胞......和物相關的是人,而人是寫下故事的主幹。

茂七系列第一本的《本所深川詭怪傳說》則是以七個怪談作為篇名,每篇其實都是獨立的故事,不過最後都有一個解謎人捕吏茂七。其實有些時候故事本身和篇名的「怪談」並沒有必然的關係,怪談或許是比喻其中的某個事物、或是和關鍵角色的象徵物有關。在七個短篇中,來提一下第一篇的〈單邊蘆葉〉。故事的開頭是提到了一家有名壽司店近江屋老闆藤兵衛被人殺害了,於是在蕎麥麵店工作的青年彥次,想起了往事,曾經被近江屋的小姐接濟的往事。在回憶之中,小姐是個有如天使的角色,而老闆則是個冷漠的人。但是在故事隨著彥次的腳步和茂七的提醒之下,才得知其實當年老闆阻止小姐接濟彥次是為了讓彥次不要養成乞討的習慣,而彥次能夠得到現在的學徒工作也是老闆去說情的,但是被老闆幫助的本人並不知道。反倒是最後彥次對曾經抱持著愛慕的小姐道謝時,小姐卻冷漠地告訴他說"我以前做過很多這種事,請不用在意"。小姐一直站在她的立場上看父親,覺得父親不救濟他人是小氣、是冷漠,所以她盡力反抗著父親,救濟他人。但是她是站在從小衣食無缺的立場上,她並未看穿父親想要讓那些貧困的人自立的心情,只是一再地攻擊父親。很可惜一直到最後這對父女的心結都未曾解開......
茂七系列的第二本《最初物語》也是這種形式的作品,這次故事都是以茂七作為中心點向外延伸,和上一本稍稍地不同。而茂七常去的豆皮壽司攤的神秘老闆是一直到最終章都未能解開的謎,讓人好生難過啊(滿地打滾)

其實「時代小說」的宮部小說也很有意思,無論是人物的互動,或是江戶風情的描寫都很棒!感覺上像是翻開色彩鮮明的畫卷一樣,看到了當時的世界、當時的景色。
[PR]
by bc_momosakura | 2007-02-28 15:35 | 讀書筆記M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