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中書‧畫中畫‧故事中的故事(未完)

最近看了不少這種題材的小說,《海之魅惑》、《法蘭德斯棋盤》、《第十三個故事》、《隱字書》等等都是。除了書中主角所在的主線(不過有時候隱藏的故事更像主線),還有一條主角正在閱讀、正在旁觀的主線。當我在閱讀的時候,書中人也正在閱讀一本書、看著一幅畫或是傾聽一個故事。除了我自身的感覺,或多或少作者的敘事或主角的反應也會左右我對書中故事(或畫)的觀感,多透過了一層眼鏡,看到的故事很不可思議,有一種安靜而古老的感覺。
故事是很有趣的一樣東西。當它的枝幹延伸而出時,不同的葉片、不同的分枝緩緩地將完整的故事闡述而出時,或許在看故事(小說)的途中,讀者看到的只是其中一片葉、其中一個枝,可是當把每一個部分都放入腦中時,可以看到的是整棵樹。問題是,每個人看到的樹都不太一樣,隱藏或是模擬的部分都有所不同,當讀者閱讀完這個故事之後(或好或壞都一樣),這個故事也是讀者的一部分,化為讀者的詮釋。我看了很感動的東西,其他人不見得會很感動;我覺得很棒的東西,其他人不見得也覺得會很棒;因為每個人看到的那個全貌都不一樣,雖然看到覺得很棒的東西時,會想要努力把它很棒的部分說出來,但是,那其實是自己的「故事」,所謂好不好看還是要看對方閱讀之後。
當劇中的主角們也變成了「讀者」的時候,會有一種奇妙的認同感(笑)觀看每個故事對於「讀者」(或是看畫的人、聽故事的人)的角度和放進去的意味,都是很有趣的東西。




話說,我最早有印象「主角是閱讀者」的小說,應該就是M. 安迪的The Neverending Story。應該很多人都看過這一部,無論是電影(看資料才發現HBO在2001拍過迷你影集)、小說……基本上是我童年的回憶,一看到書我的耳邊就會響起第二集的片尾(這個前陣子HBO也有播,我有空就會聽)。我最喜歡的大概是藏在書中的訊息──讓幻想國漸漸步向滅亡的原因,就是處於現實世界的人們不再相信、也不再擁有到達幻想國的能力了,被遺忘、被捨棄的幻想國只有一步一步地被虛無吞噬,而其中的子民經過虛無來到了現實世界,最終變成了謊言。我們正一點一滴喪失了重大的寶物而不自知,世界漸漸地被謊言淹沒,大家卻忘了最重要的東西。
就像是Peter Pan所說的:「如果你相信精靈的話,就拍拍手。」Tinkle Bell就能夠在一片掌聲之中,再度睜開雙眼。有些時候我們必須要去「相信」,相信妖精、相信夢想、相信聖誕老人……相信遙遠的幻想國、相信一則又一則的故事。當讀書的時候,相信與想像同時並進著,當我能夠相信書中描寫的事物,腦中的想像力就能夠啟動,隨著文字描繪出一點一滴的景像,嘗試去建構出書中的世界,於是那個故事變成我的一部分。
順道一提,除了 Peter Pan的場景之外,裡面關於葉耀拉媽媽的橋段,在前幾年看到Hallmark拍的Snow Queen中看到「春天」的場景時,覺得春天和葉耀拉媽媽的感覺好像!只可惜這個故事的電影版一直沒能拍到後半培安提斯進入書中的部分。雖然電影第二集勉強算是他進到書中的故事,不過已經改編得很多了…

有閱讀故事的人,就有說故事的人。或許故事不是他寫的,但是他卻擁有能力將故事講得生動活潑(相信我……這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

~以下待續
[PR]
by bc_momosakura | 2008-01-31 21:24 | 讀書筆記F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