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血 Inkspell

d0038547_10471169.jpg墨水血
Tintenblut (德文版)
Inkspell

novel and illustrations by 柯奈莉亞‧馮克(Cornelia Funke)
translated by 劉興華
published by 大田 (2008/04/01)

如果擁有一次機會,你是否會想要進入最愛的書中一探究竟?
聽著那滿室的書籍竊竊私語,在傾聽的瞬間,突然會想著,在那個用墨水織成的世界中生活,感覺會是怎麼樣?好想和裡面的角色們邂逅!
這是個小小的心願,不過當這個心願實現之時,墨水中的那個世界,真的如同自己所想像的一樣嗎?故事是否會依照所知發展?
在那個墨水世界之中,有真實、有悲傷、有歡喜、有無情......而他們,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

等待許久之後,《墨水心》(Inkheart)的續集《墨水血》終於登場了!首先,雖然「血」這一本的英文書名是Inkspell,不過德文原文書名Tintenblut中,tinten是一堆和墨水相關物的開頭(例:Tintenfaß是墨水瓶),而blut就是blood(血),所以是「墨水血」沒錯XD
下一本的題名是「Inkdeath」,變成了所謂的「心」、「血」、「死」三部曲。這段由墨水織成的故事,總是讓人覺得既美麗又悲傷,不是全然的美麗,也並非全然的醜惡,在夢幻中有著真實,在真實中踩著夢中的舞步,或許就是這一點讓我覺得很棒吧,一開始讀就忍不住一直一直讀下去,隨著墨水追著故事,看完之後覺得內心滿滿的,充滿墨水描繪的世界景色。



這次的主角,我覺得是髒手指和美琪,缺一不可。從書中被召喚至現實世界(我們的世界!?),而一直渴望著回去自己世界的髒手指;能夠將事物從書中召喚而出,因為母親講述的經歷,想要進入書中世界的美琪。他們對我而言,是這次的主角。
而擔任視點的角色也變多了,也很清楚地描寫出「墨水心」這本書是怎樣的一本書。

尋找歸途的旅人 髒手指
在《墨水心》中,髒手指從來沒有否認過自己是個膽小鬼,他也曾經丟下美琪逃跑,但是這是讓我覺得他很「真實」的一點,他不是個英雄、也不是個完人,他是個噴火藝人,擁有他的生活智慧和求生的本能。同時他總是想念著書中的日子,在那裡火會和他對話,他能夠做到比現實更多、更美麗的技藝,那是他的世界、他的故鄉。於是,總是想念著書裡世界的他,終於找到了一條路歸去──奧菲流士的聲音。
不過,當他回到人事全非的書中世界去,另外一個髒手指的故事浮現了出來。除了之前曾經藉由角色之口說出的髒手指之外,他也有朋友(空中飛人和黑王子!請大家為空中飛人這個好人鞠一把同情的淚T_T)、有戀人(本作堅強、愛恨分明的羅香娜媽媽,不過她最後對法立德真的好絕情QDO)、有敵人、有競爭對手......從久未歸來的髒手指之眼,注視著這個階級分明、冷酷無情與溫暖並存的世界。
戀人帶著與他生的兩個女兒嫁人(不過老公死了),在這裡或許是還算可以理解的事(髒手指有點悵然但是並不太......無法接受!?),但是在分離的十年間孩子死了一個,另外一個跑進宮裡當侍女,還好羅香娜對他的態度還是不錯。老朋友都對他的歸來感到興奮不已,但是,這個世界其實沒有改變很多,流浪藝人還是沒有被法律保障,更糟的是,本來親切、笑口常開的肥肉侯爵因為喪子之痛,變成「嘆息侯爵」了。或許一切都仍能忍受,但是當法立德與美琪也跑進書中世界告訴他,巴斯坦和摩托娜也回來之後,一切似乎都往一個不好的方向滾去......
帶來他死亡的貂葛文也回來了,毒蛇頭開的領地開始擴張,更糟的是他要幫美琪救回父母。而當髒手指一直恐懼的死亡來臨時,意外地他是坦然地迎向死亡,為了法立德。剛開頭羅香娜一直懷疑法立德是髒手指的私生子,即使不是,髒手指做的也是一個父親會做的事情。當法立德在他面前被巴斯塔的匕首刺穿的時候,他的心碎了。於是,髒手指照著他心愛的傳說中的事情做了,召喚白衣女子(墨水世界中的死神),然後用自己和自己的技藝換回了法立德......
即使逃過原本的命運,髒手指選擇了另外一個死亡,一個溫柔、悲傷得讓人想要哭泣的方事。無疑地,髒手指這次讓很多人跟著心碎......

用聲音創造奇蹟 美琪
其實這一次的美琪,我覺得有點進入叛逆期了XDD
媽媽回來終於可以三個人團聚了,不過有些時候爸爸媽媽會背著自己講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感覺得出來美琪有一點點「莫被搶走了」的感覺。不過,另外一方面,母親回到自己身邊還是有溫暖的感覺,雖然蕾莎的聲音消失了,但是她仍然告訴美琪許多在墨水世界的故事,讓美琪忍不住對那個世界充滿了嚮往。(根據莫的說法,蕾莎只說了美好的部分,而一些黑暗的事情她只告訴了莫。但是誰有辦法對自己可愛的孩子說出深層的黑暗與恐懼呢?)
美琪嚮往著墨水世界,而在現實中她忍不住將母親講的故事記了下來,但是她又被禁止將事物朗讀出來(太危險了),當與莫爭吵之後、法立德過來請她將自己唸到書裡面時,美琪決定要將「自己」也唸進書裡面。或許閱讀的人或多或少都在想著──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自己能夠進去一次書中的世界。更別提曾經見過書中出現的人物,母親消失在書中又歸來,美琪內心的渴望是不難理解的。
當她來到書中世界之後,和費諾格里歐再會,她得知了在這個世界,創造這個世界的作家竟然成了「織墨水的」寫作人。費諾格里歐看著自己的故事開始有了生命,往並非原本他預定的方向前進,當美琪出現在他眼前,他覺得這是神給自己的機會,有美琪的聲音當作武器,他將能成功把這個世界導向正確的方向。但是,美琪念出並改變的世界,卻又往更瘋狂的方向而去。美琪剛開始只是被說服而已,但是她為了拯救自己的父母,她開始有意地利用自己的聲音。她的確救出了父母,但是故事卻又往非她所願的方向奔馳而去......
除了書中世界之外,美琪和法立德墜入了情網,這對小情侶真的很甜、很可愛(發現女兒在自己不在的時候開始談起戀愛的莫爸爸很可愛喔XDD)。當髒手指心碎的時候,美琪的內心應該也受到了相當的打擊。
而最後,故事尚未結束,美琪仍身在故事之中,不知道故事將會流向何方.......

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法立德
法立德並不像髒手指一樣想念自己的故事,可以說他只是很單純地依戀髒手指,想要和髒手指在一起。在髒手指獨自離開之後,法立德只想著要追隨他而去,於是,他跑去尋找美琪。在Inkheart中些許的曖昧,在這一集中兩人的相處之後,開始起了化學變化。法立德真的、真的很單純,他只要有美琪和髒手指就好了,當他得知為了自己,髒手指已死時,真的很讓人心碎,但他又正向得讓人驚奇,總感覺他似乎想要不惜一切找回髒手指。
這個故事會有個好結局的。」當法立德這樣說的時候,我也想這樣相信著。
在這次的故事裡面,我真的很喜歡法立德和美琪的橋段。如果放在我們的世界,他們兩個或許是一對不懂害怕、有對方就足夠的小情侶,但是在墨水世界中,美琪的聲音和法立德的火,真的是一組好拍檔。為了深愛的事物就能夠鼓起勇氣,無論是法立德或是美琪都是如此,但是比起美琪深愛的人有這麼多,這時就能看出法立德是如此單一且盲目地,只愛著髒手指與美琪.......
最後,這個從一個故事跳躍至另外一個故事的少年,究竟會何去何從?

墨水世界的創造者 費諾格里歐
親身在自己創造的世界中生活,那這樣自己是不是就會成為「創造者」?而費諾格里歐雖然是創造者,當他進入他的故事中時,卻發現故事已經拖離自己鋪好的線了。究竟是創造者賦予故事生命,或是反之?當費諾格里歐發現美琪也進入墨水世界,他以為自己獲得了將一切導正的機會,但是,故事卻又再次脫離他的手──他創造的盜賊bluejay松鴉將莫帶入險地;他以為帶回肥肉侯爵的兒子能夠讓事情好轉,但是回來的柯西摩卻帶的某種「空虛」,最後引發戰爭、再度死去;而他寫給美琪救命故事,卻給了毒蛇頭永恆的生命。
我怕那些文字,美琪!過去它們是蜂蜜,而現在是毒藥──徹徹底底的毒藥!但一個不再熱愛文字的人,還算是個作家嗎?我到底算什麼?這個故事在吞噬我,在搗碎我,我這個創造者!
當他喜孜孜地操弄著文字,期待著一切好轉時,費諾格里歐真的有如神一樣──他也認為他是這個故事的神,但是最後當他發現自己只是個死神而已時......一切都崩壞了,故事已經脫離他的手而去。
真的作者就能操控角色的生死,能夠隨意改變法則嗎?我不知道......或許在故事外的時候,這一切都是作者高興,但是當作者已經是故事中的人物時,是否一樣?於是連創造者都深陷墨水世界之中.......這個故事究竟要往何方而去?

所以,被美琪留在身後的人.......
當美琪進入墨水世界之後,莫、蕾莎、愛麗諾與大流士沒多久就陷入危險之中,對,危險不是只在書中才會出現,現實生活中也會出現──而且還可能是從書中而來的。失去山羊的摩托娜帶著巴斯塔,以及能夠把人念進書中的奧菲流士,出現在他們面前。

反派永遠會給人「怎麼打都打不死」的感覺,死盡了就什麼都沒了,如果還存活著,黑暗與恐懼就無處可躲。摩托娜和巴斯塔無疑地就是這一類型,特別是摩托娜,一個老太太看起來或許沒什麼,但是她的殺傷力可是很驚人的!
判斷應該要回到書裡,然後把莫和蕾莎拖進書裡,還開槍傷了莫的,是她;帶著巴斯塔前往以前和山羊交好的毒蛇頭處,召集起山羊的舊部下,把美琪的照片給毒蛇頭的,是她;不戳破莫是松鴉的謊言,立用這一點讓莫被補後,連帶追補美琪的,也是她;最後掀開美琪最後底牌的,當然也是她。
巴斯塔是個惡霸,他很會恐嚇人、也熱愛恐嚇人,但是他需要一個人領著他,而摩托娜或山羊就是那個領路人。這種時候,那個領頭者真的恐怖多了。我邊看邊覺得摩托娜真的很可怕|||

莫爸爸和蕾莎媽媽感情真的很好XDD光想像分離如此之久的兩人,仍然如此堅定地愛著對方,就讓人心暖暖的。當莫被拖進書中時,蕾莎撲了上去,無論如何她都不希望兩人再分離。不過,在這次的故事中,他們平平淡淡過幸福時光的部分不多,莫有大半因為槍傷而躺著、蕾莎則是看護著他,被毒蛇頭逮到之後,更飽受分離之苦......
話說,費諾格里歐喜歡把真實寫到他的故事裡面,他在墨水世界裡面虛構了一個俠盜松鴉,就是以莫為藍本。於是,將莫與美琪捲入危險之中。在這個世界,虛構之物有時候會化為現實.......

而被丟在現時世界的愛麗諾也讓人覺得很心疼T_T首先是她的藏書被奧菲流士虐待,在自己家裡卻被關著、只能做些煮飯幫傭之事,最後發現連奧菲流士都被召喚進墨水世界了,她卻仍然待在這個現實世界之中。
一輩子嚮往之處,卻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這裡真是心痛極了!

藏在每一章開頭的短文
在每一章開頭,柯奈莉亞‧馮克都有從別的書(小說)中引用一段文字,剛好都是很貼切章中故事的文字。裡面有大量我熟悉的奇幻(或YA)小說作家,讀來特別親切~
前陣子的暢銷書《風之影》,經典的《彼得潘》、《綠野仙蹤》,前陣子有拍電影的菲立普‧普曼的《黃金羅盤》,或是《阿拉巴特》、羅德‧達爾的《女巫》(他另外一本很有名的是電影「巧克力冒險工廠」原著,不過「女巫」的電影也很經典~超恐怖)、Harry Potter、the Hugry City Chronicles.......等等。
我最驚喜的引用,其一是〈柯西摩〉那一章,喚醒死者的部分,引用了《莎貝兒》中亞柏森的自我介紹──其他人喚醒亡魂,我則讓他們永遠安息。真是切題!而〈筆與劍〉中引用妙麗的話「我們需要的東西,都在這張紙上。」有一種幽默的感覺(當然書中劇情一點都沒有搞笑到啦)。而〈再次孤家寡人〉中引用的艾蜜莉‧狄金森的詩句"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巧妙地點出愛麗諾的狀況──感覺到所有人都棄自己而去,去到自己期望的那個世界.......
即使不知道出處,也可以打到心扉的文字,更別提當那段文字是出自自己所知之物,更多加了親切感與認同感XD這是很棒的一點!在Inkheart中也是如此~這是讀這個系列的樂趣之一。

於是,故事繼續下去......
這次的故事斷的地方很明顯地是告訴我們──敬請期待下一集!於是,我坐在這裡,等待著Inkdeath,那裡應該有更多的故事,更多美麗的聲音,引導著我們前往更廣闊的墨水世界吧.......
[PR]
by bc_momosakura | 2008-05-13 22:29 | 讀書筆記F | Comments(0)